8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业生产双金属堆焊耐磨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板,复合耐磨板,耐磨复合板和堆焊钢板)企业,复合堆焊耐磨板的硬度、耐磨性能、平整度和卷板变形能力指标等各项指标属于一流。公司具有很强的耐磨复合板的生产和加工加工能力,可以按用户要求加工耐磨衬板、堆焊衬板、耐磨管道、耐磨弯头、耐磨三通、耐磨变径管等,耐磨风机叶轮和叶片、分离器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落煤管、耐磨落煤筒、耐磨料斗和导料槽、螺旋送料器、焦罐耐磨衬板、耐磨溜子等耐磨部件和耐磨衬板。
详细企业介绍
??????? 北京四创华电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是国内最早专门从事堆焊双金属耐磨复合钢板(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钢板,堆焊板,耐磨复合钢板,耐磨复合板)、堆焊药芯焊丝材料研发、生产与销售的企业,于1996开始专业生产双金属复
  • 行业:金属材料
  •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丰台科学城星火路10号
  • 电话:010-83681452
  • 传真:010-83681459
  • 联系人:王先生
公告
国内最早专业生产碳化铬双金属耐磨钢板,堆焊复合钢板(SWDplate,简称SP) ,双面堆焊耐磨板,堆焊耐磨复合钢板。公司生产的双金属耐磨钢板,耐磨板,堆焊耐磨板,耐磨堆焊钢板的耐磨层合金含量高,耐磨钢板的平整度高和优异的卷板变形能力。双金属耐磨钢板可以方便地加工成耐磨衬板,料斗,落煤筒,落煤管和导风叶片,耐磨倒锥等耐磨部件。四创华电公司已经在芜湖高新产业开发区建厂专业生产双金属耐磨堆焊板和药芯焊丝,并成立芜湖四创新材料技术有限公司。 双金属耐磨板可以加工: 耐磨钢板、堆焊堆焊板、堆焊耐磨钢板、耐磨衬板、复合耐磨钢板、落煤筒、落煤管、落料管、导风叶片、导风板、耐磨料斗、导料槽、溜槽、耐磨衬板、磨煤机筒体衬板和各种耐磨叶片。 硬面堆焊药芯堆焊材料(SWD) 双金属耐磨部件加工 北京公司联系方式: 电话:010-83681452 83681453 13701013251 传真:010-83681459 芜湖公司联系电话:  电话:0553-3028851 3028852 15305538130 传真:0553-3028853 
站内搜索

开奖结果

开奖结果17173原神专区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19-11-03   阅读( )  

  面对镜头,老板“大伟哥”聊起了初创时的艰辛,也说到了站稳脚跟后的愿景:“我们做这样一个文化创意产业,可以完全凭借,我们自己的热情和创新创意能力,在这个市场上活下来。”

  也是借由这次采访,米哈游隐约向外界透露了正在画的饼。视频里飘过了几个开发中画面,粉丝们抽丝剥茧,得出这大概率是新IP《原神》。

  但当时只能看到人物建模,场景都是空白的,没人知道这是一款什么风格的游戏。

  经过小半年的等待,6月7日米哈游开放了《原神》的预约,当晚就突破了15万。两周后,《原神》开始限量测试,实机演示也在B站等视频网站解禁,人气进一步提升。

  截止目前,《原神》在官网和TapTap加起来的预约量已突破百万,淘宝上《原神》的激活码售价在2000元左右。有人吐槽,上一次引发这种盛况的,还是《剑灵》。

  然而和高关注度相对的,是《原神》在各大社交平台上雪崩的口碑。几乎所有UP主试玩《原神》的视频下面,都有一句评论:这种烂钱你也恰?

  舆论的矛头直指“原神抄袭塞尔达”,人们用各种截图论证着《原神》和《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过于相似,当然也有另一方玩家不以为然。

  几番骂战之后,微博上关于“原神抄袭”的话题,干脆变成了反讽的“塞尔达抄袭原神”。

  6月8日,《原神》官方配合预约放出了序章PV“捕风的异乡人”,主要展示了游戏的世界观,交互方式,战斗场景。说实话,整体质量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但第一时间就有人指出,《原神》的画面风格太像NS上的《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下简称:塞尔达)了,包括但不限于攀爬、滑翔、游泳、拉弓动作等细节也基本照搬。

  甚至连PV的叙事节奏,部分片段的构图都和2017年塞尔达的几部PV有着说不出的相似。

  后来经过网友们的剪辑对比,发现其中几个镜头确实嫌疑很大,“还原神作”的梗不胫而走。

  但到这里为止,《原神》的抄袭风波还停留在PV抄袭。不是PV抄袭不严重,而是在国内,类似海报、分镜之类的抄袭事件太多了。

  不说本就难活的游戏动画行业,就算是已经占据了相当市场份额的华为、小米,最近还在三番四次被曝宣传创意抄袭。

  因此,对于这部宣传视频,即便有对比实锤,你也能解释说是视频组的锅,是剪辑创意上的慵懒,某种程度上还能说它是在致敬——毕竟这只是个2分钟的视频,游戏究竟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这也是为什么对PV的讨论就停留在小圈子玩梗。不过,两周后《原神》正式开测,当大家都能看到实机画面时,前两天还在为米哈游辩护的人,可能会感到脸颊生疼。

  不光是PV里展示的画面、交互等方面,游戏在众多表象的设计,比如跑步的耐力条,界面UI,音乐风格等都使用了明显的塞尔达元素。

  乃至是核心创意——这部分往往是厂商拿来宣传的噱头——也是扣过来的,比如让草着火,然后使用龙卷风技能,就能转化为火龙卷;击杀怪物营地的小怪,解锁宝箱的挑战。

  这些元素、环境的交互不一定是塞尔达原创,但搭配上画面的既视感,难免有种“生怕你看不出来我抄了塞尔达”的感觉。

  于是,网上的舆论一下子炸锅了。有人说这是米哈游的“碰瓷营销”,一些可能是无知,也可能是反串的搞笑段子流传开来,字里行间都是对米哈游的嘲讽。

  大家愤怒的原因还有一点:懂行的人都知道,《原神》的做法虽然不体面,但从法律上,很难被判定为抄袭。

  一句“长得像”是不够的,何况《原神》中有不少自己的东西,画面虽然像塞尔达,但更加卡通艳丽,战斗和角色系统都是沿用的崩坏系列,在世界观的营造上也有同名漫画做底子...

  借鉴和抄袭是在道德评价上是主观的,没有了解过塞尔达的玩家或许根本不觉有问题,在法律上又是严苛的,以过往的案例来看,判定抄袭的过程无异于一场马拉松。

  就在抄袭党和洗白党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又有另一种声音传来,“我知道《原神》有抄袭嫌疑,但我还是想玩玩看”,真香党其实不在少数。

  说到底,在抄袭风波没有定论的情况下,内测阶段的《原神》是一款处处讨巧,但成色非常厉害的游戏。

  类塞尔达游戏并不是什么原罪。前不久,育碧也表示会做一款艺术风格类似塞尔达的新作,并在E3压轴公布了这款名为《渡神纪》的游戏。

  《塞尔达传说 荒野之息》是2017年的年度游戏,NS的首发护航大作,口碑销量双丰收,当这样的游戏问世时,不免成为游戏圈争相学习的对象。

  过去一个国内顶尖的游戏团队,在接受我们采访时提到,他们曾经想在自己的沙盒游戏里,用上类似塞尔达的植被、水流系统,但最终发现,现阶段的技术根本做不到。

  还有业内大佬说过:“你觉得育碧的产品好,你做个一模一样的效果试试?”面对世界级的3A游戏,仅仅是跨越复制过程中的技术难点,对国内游戏团队来说就是天方夜谭。

  但《原神》做到了。米哈游无愧于“技术宅拯救世界”的口号,他们拥有业内最好的3D渲染技术,并能娴熟地运用。

  虽然《原神》的画面层次感、精细度,仍然和塞尔达有差距,但它至少达成了感官上的还原,又有无缝的开放世界,而且竟然是个手游。

  所谓的“把主角换成林克,我真的分不出哪个是塞尔达”的嘲讽,反过来也是对米哈游技术的最高褒奖。

  但技术上的进步,无法掩盖思想上的保守。是的,如果把《原神》的做法定性为抄袭,那么它也抄得太过保守了。

  UI、战斗交互动作、部分场景的摆放、完成任务的方式,这些细节,但凡做一些的调整,都不至于和塞尔达一模一样。是因为米哈游懒得改吗,我觉得不然。

  而是既然赛尔达证明了这样是舒服的、好看的、能被玩家接受的,那么我就不冒任何风险,直接拿过来用,这是对最终成品的市场表现的最大负责。

  去年有一部很火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因质量上乘、反应现实题材,赢得了颇高的赞誉,但后续影片的多张贺图海报被曝抄袭,也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对于这件事,当时知乎上的高赞回复这么说:正是因为电影已经足够出色,玉越是光洁,瑕就越是令人厌恶。

  这句话套用在米哈游和《原神》身上就是,正是因为技术足够出色,才显得过度借鉴的用心令人反感。

  坐拥最好的技术,但却大量用在了搬运上,有能力做的更好,但却采用了最保险的策略,这可能才是玩家心目中《原神》的原罪。

  事实上,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原神》的核心玩法是什么,是买断制的,还是免费+内购的?是单机游戏,还是MMORPG,亦或是带有部分联机成分?开放世界会起到什么作用,还只是华丽的摆设?

  有太多疑问没法在这次“技术内测”中解决,最后的成品还会像塞尔达么,也不一定,而就像很多路人说的,对《原神》最终的评判标准只有一个:好不好玩。

  许多人都提到了,抄袭争议基本不会对《原神》的商业成绩产生影响。确实,骂《原神》的人和玩《原神》的人本来就天隔两方。

  但纵观事情的发展,许多的骂战其实并不围绕《原神》抄袭与否的核心,而是衍生到了粉丝层面的观念之争。

  任天堂粉丝觉得米卫兵洗地可笑,米哈游粉丝喷任天堂粉丝高冷,“这么多游戏都用的设计,就只能抄你家塞尔达?”

  一方面,如今的玩家可以从各个渠道知道全球游戏的发展,《只狼》、《全战三国》等新鲜大作,通过直播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广阔受众,如果只看中国区连年增长的销量,你甚至会产生人人都在用Steam的错觉。

  但同时,我们必须承认,仍然有玩家,尽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也不会去主动接触更高门槛的游戏,他们也没有先入为主的道德约束,不愿深究作品的原创性,只在意好不好玩——而这部分玩家是占大多数的。

  我无意去苛责抱着无所谓心态的玩家,如果不是身处游戏行业,我大概率也会是其中之一,我只是玩个游戏,能玩的爽就行了。

  具体到《原神》事件,正是这样的环境,给了米哈游钻空子的机会,反正国内有NS,玩过塞尔达的人屈指可数,最终过度借鉴的批评必然无法触及核心利益。

  另外,因为你玩不到,所以我山寨一个给你玩,你还能玩的很开心,似乎是正在被国内认可的“正当理由”。之前的《一起来捉妖》是这样,现在的《原神》也差不多。但要知道,这不对。

  作为中国最顶尖的游戏厂商,他们本有责任,去告诉用户,什么是真正的好游戏,努力实现自己的创意,提升整个市场的品味,培养良好的用户习惯。米哈游也是其中之一。

  但可惜的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对中国游戏大厂,仍然停留在用严苛的防沉迷止住社会舆论,应对政策风险,用和各种博物馆、古迹联动,让自己的游戏能走上央视。

  你当然可以说,米哈游做出了一款很像塞尔达的游戏,它让本没有可能玩到主机的玩家接触到了手机上的塞尔达,从某种意义上是好事。但这件事的正面意义,是建立在我们承认对自己的文化、审美不自信上的。

  游戏行业的发展离不开借鉴,但好的借鉴不在于一味模仿外表,而是吸收和内化。

  借鉴的争议从未离开米哈游,比如在《崩坏3》中,你能看到猎天使魔女、鬼泣、闪乱神乐等一系列动作游戏的影子。

  但《崩坏3》终究是一款自己风格的游戏,而米哈游也通过借鉴这些动作要素,开奖结果,实现了高品质的游戏内容,进而让玩家对他们的未来有了一些期待。

  不过,当《原神》出现时,作为一个普通用户,我们很难分辨,这是米哈游的又一次内化学习,为了更好的下一作发力,还是,这就这样了,这就是他们想做的“集大成之作”。

  今年年初,就在大伟哥上东方卫视侃侃而谈的那几天,米哈游官博发布了一则消息,暗示有作品要登陆PS4,从文案来看就是《原神》。

  “不管平时怎么骂米哈游,但当初做了崩二,愿意拿崩二赚的钱来开发崩3,现在又开发新的主机游戏,我觉得米哈游还是个有理想的游戏公司。”

  站在现在的时间节点看,这句话多少有些讽刺,但我还是希望米哈游是有理想的,中国游戏行业是有理想的。